葡萄新京官网入口(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搜索
返回
新京葡萄京观点 | 董事长张燎在“从多元化角度看可持续发展的投融资”圆桌环节发言完整版

1699945597261081.jpg
新京葡萄京咨询 董事长,张燎(右起第二位)


2023年世界城市日主题论坛绿色发展和可持续发展投融资论坛于10月31日在国际会议中心举行。


我司董事长张燎、申能诚毅总经理赵恺、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孔伟参与了圆桌论坛环节,三位行业大咖从多元化角度出发,探讨了可持续发展投融资的未来。


以下为张燎董事长的发言完整版:


Q:从城市基础设施规划和绿色转型方面,谈一谈您接触到的创新实践


A:

很多人觉得基建这块,又土又木,到底跟绿色发展和可持续发展有多大关系?我个人觉得关系很大。大量研究报告指出,从城市减碳和可持续发展方面,基础设施包括能源基础设施、交通基础设施以及大量公共建筑都包含很多的碳足迹。如果基建政策规划者、从业者,包括设计、建造和建材生产没有低碳理念、没有恰当政策引导,一座城市甚至整个国家减碳目标都很难实现,但具体怎么实现(减少碳排目标)呢?我觉得基建领域减排重要的抓手是业主。


基建项目的业主决定了整个基建碳足迹,是用低碳还是高碳建材,这是业主决定的,而不是设计院决定的。所以我觉得从基建来看,项目的政府业主和企业业主在整个基建行业减碳、可持续发展上承担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完全靠(业主)自觉也不行,得有好的有效的政策去引导。


Q:ESG指标标准、准则,怎么和具体业务相结合

A:

可持续发展,这个词特别热,近来几乎各处都能听到。与它类似的词也有好几个,责任投资、ESG投资,国内外都在提。这些概念之间有很大重叠、也有一些区别,但今天我们主要不谈区别。


宏观角度理解,可持续投融资是从各自站位及视角去定位一种对未来更友好、更具韧性的负责任投资。从投融资成本和收支角度来说,意味着更高质量,但更高成本的投资。


可持续发展很好,但增加的成本谁来承担,是很现实的。我认为有三招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第一,拉长周期;第二,加快绿色技术创新和迭代;第三,国际化,用绿色技术和产品的海外市场拓展,兑现绿色溢价。


再结合我自己专业谈一下ESG是什么?首先,大家都在谈的企业ESG;但还有一个概念大家可能关注不多,即投资(基建)项目的ESG。可持续发展符合ESG要求的企业,做的投资项目不一定是符合ESG标准,而我们看基础设施、固定资产投资项目,习惯从ESG视角看待和评估。


ESG视角是非财务投资的视角,过去我们经常说的投资都是财务视角,不多考虑环境影响怎么样,社会责任怎么样,治理怎么样。而今天投资界经常说投资看的是人,人是什么?人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行事规则是治理的一部分,用ESG语言表述,就是要看什么样的人按什么管控规则操盘。不仅仅是在投资界,甚至在基建项目上ESG也是如此。


Q:既然您说ESG是非财务标准,但是否有可能思路和财务有机结合起来


A:

目前已经有不少财经类院校、会计专家都在研究。现在所使用的资产负债表和会计报表是用定量数据衡量它的资产负债价值及损益情况。其实在资产负债表之外,还有碳资产、碳权益及因为管制政策的原因,产生新成本和新收益的可能。


如何把传统单纯财务会计度量资产、负债、收益和成本用一种新的报表衡量它,我认为这是未来跟ESG匹配的企业也好,资本性投资项目也好,进行更全面评价的重要基础工作。


Q:从您的行业和专业经验视角来看,该怎么理解投资机构和ESG投资的应用


A:

我是做基础设施和城市开发相关新京葡萄入口的,过去在投资过程中,更多的是纯财务投资考量。去年国家发改委专门发布了新的可研报告编制指南,明确提出引入项目绿色评价。从内容来看,这个绿色评价就是可持续发展和ESG要求,但具体操作和指引还缺乏,我想这也是未来业界一起努力的方向,怎么让它能落地可操作。


我们基建项目投资,往往对人的关注比较少,可研报告里面没有人,都是项目投资多少,运营成本多少。其实项目是否可行的,管理团队(项目治理)是非常重要的。如何更完整、更全面的评价一个项目的可行性,需要导入人的因素,导入治理的因素。


最后一个理解,原来经常听说某些项目的邻避效应。为什么周边居民反对它建设,引起维稳的难题,就在于对环境关注不多,事前评价可能流于形式,如果真正把利益相关者评价到位的话,辅以利益分享的机制,我想也不会出现那么多邻避效应的项目。


Q:该怎样理解可持续融资和可持续项目之间的差异

A:

首先,从金融机构视角我提出几个问题:我们做的可持续投融资是否真的可持续?难道可持续项目本身是可持续的,投融资就是可持续的吗?还是投融资工具本身具有韧性,未来友好的特性是可持续的金融?


我觉得可以划一个两维四象限,项目维度是否可持续,金融手段和工具维度是否可持续。其实我们最想追求的是项目本身和金融工具都是可持续的,这是最希望达成的状态。还有一类,项目现状不可持续——比如高碳排高能耗的设施,但动员绿色金融支持它去转型为低碳可持续的。这就是转型金融。而不可持续的项目、不可持续的融资工具可能需要改,金融机构要改,这些工具慢慢自己被市场淘汰,金融机构提高气候风险识别能力,实现转型。